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水长流

保持健康的唯一办法是:吃你所不愿吃的东西,喝你所不爱喝的饮料,做你所不想做的事情

 
 
 

日志

 
 
 
 

百花深处杜鹃啼  

2007-05-10 13:25:01|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看快乐男声,有一首歌频频出现,而且难度很高,演绎得比较好的是昨晚王铮亮的版本。不错,她就是《北京一夜》。在听了王铮亮的演唱后,突然很想听听这首歌的原唱,究竟孰好孰坏。

上网一查,原唱者是陈升和刘佳慧,但真正发扬光大的,是信乐团翻唱版。两个版本我都下了下来听,感觉很不一样。信乐团的翻唱无疑是现代的、激情的,但未免轻佻。只有原唱的京腔,才是真正把一个关于等待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能让你沉下心来品尝其中的凄美和意境。

试听:http://www.stud.uni-karlsruhe.de/~uopn/561741.mp3  

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一夜)

 词 陈升、刘佳慧   曲 陈升   京剧(老生、花旦)刘佳慧    编曲:李正帆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女:人说百花的深处 住着老情人 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高歌的男儿 是北方的狼族

 女:人说北方的狼族 会在寒风起 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锈的铁衣 呼唤城门开 眼中含着泪

 男:呜……………… 我已等待千年 为何城门还不开

 女:呜……………… 我已等待了千年 为何良人不回来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地安门

 女:人说地安门里面 有位老妇人 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听着悠悠的京腔,我不由得又好奇:身在台湾的陈升怎么会创作出这么一个曲子呢?于是继续google,终于找到这首歌的来历——

 

『《北京一夜》的创作过程,却带着宿命一般的戏剧性,陈升带着不可思议又莫名其妙的表情说:“回过头来看看,好像《北京一夜》不关我事呢,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我写的,乖乖侬的咚。”陈升回忆,当时去北京的百花街录音棚,只是为了给电影写配乐,但他与编曲人李正帆却始终不能找着感觉,“但那时全世界都知道我在北京录音呢,要是弄不出好的东西,我还不如自杀算了。”碰巧一天两人在路边吃涮羊肉,当时陈升已经想好要打包回台湾了,一边懊恼一边用闽南话哼出“为何在北京”,像极了英文的“ONENIGHTINBEI-JING”的发音。坐在一边的李正帆大叫好,而陈升却以为他开玩笑骂道,“去死吧”,最后在李正帆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回录音棚将简单的几个小节转化成一首经典之作。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惊梦觉,弄晴时。 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第一次读到“白花深处”就是在晏几道的这首词,当时已经觉得美了。多年后,听到《北京一夜》,听到了百花深处胡同的故事。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余亩土地,种菜为业。数年后,又在园中种牡丹芍药荷藕,春夏两季,香随风来,菊黄之秋,梅花映雪之日,也别具风光,可谓四时得宜。当时文人墨客纷纷来赏花,于是这个地方被称为“百花深处”。张氏夫妇死后,花园荒芜,遗迹无处可寻。这个地方变成小胡同,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数百年后百花深处还在,只是我们再也看不见“捧着绣花鞋的老妇人”,“把酒高歌的狼族”,也听不见千年等待城门打开的呼唤。曾经是风云集散之地,曾经是文人名优之家,夜空中都荡漾着咿咿呀呀的管弦丝竹。那斑驳残缺的琉璃瓦、那早已落了漆的朱红木门、那胡同深处的叫卖声,那旧砖墙上的青苔,那燕京的繁华旧景背后的无疾而终的爱情,那暖酒愁肠的少年情怀,跟着陈升我回到那个峥嵘的岁月。没有喝酒,却已经惶恐迷醉。  
     非常非常喜欢陈升,他的歌更多弥漫的是中年男子的寂寞和忧伤,轻描淡写地调侃着人世的无情与人生的无奈,用最平淡平凡的言语将人在不知不觉中打动,触动往往是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听说这首歌,是他录了音以后,喝高了,跑到地安门一带逛了一圈,忽然找到的灵感。这次他触动的是民族伤心的魂,多少游子散客在听到它时被那个丝竹侵耳的老北京迷醉,拿起行囊,来寻找百花深处的花香,又有多少人是失望而归呢?在这片灯光越来越多的土地还有多少京味呢?陈升的酒后之作,勾起多少人对那个北京的哀思,我便是其中之一,想迷失在百花的深处做一场红颜白发的旧梦,听一听胡同的吆喝,闻一闻京城里的淡淡墨香。只能跟着陈升的高歌、刘诗惠的京腔做一场梦罢了。现在的北京太过轻佻。  
     当年为建地铁拆到北京的古城墙时,许多北京市民纷纷把拆下的城砖抱回家中保存,做为留念。随着城墙的倒掉,我仿佛听到历史裂掉的声音。老舍描述百花深处时写道:“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南墙少见日光,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陈凯歌在《十分钟,年华老去》里的一个短片《百花深处》,为我们呈现的是一片废墟,”拆“字触目惊心, 林徽因曾说:“有一天,他们后悔了,想再盖,也只能盖个假古董了。”后悔了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前尘旧梦、物是人非。  
     多年以后,陈升酒醉误入百花深处做了一场未完的梦,却让听者听痴了,不见了淡定从容。梦醒之后,千年之后的城门还是不开,良人还不归来,不小心为这个城市留下许多情……  』

 

看完不禁唏嘘。十年前曾去过一次北京,那时还小,登了长城,观了故宫,去了天坛,游了颐和园,却不知道老北京的韵味和精髓所在,错过了四合院和胡同。今天听到了这首歌,虽是近20年前的作品,但依然能感受到,千年的狼烟虽已散尽,千年的承诺却仍在等待;能依稀听见,百花深处杜鹃啼。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